栗子味果粒C_

悟已往之不谏 知来者之可追

【魔道祖师/忘羡】暮昏同守

#人物属于墨香 OOC属于我

#私设有 渣文笔

#可单独食用,也可配合上篇一起食用效果更佳

#02
01






蓝忘机见过许多的稀奇玩意,自他记事起,来姑苏寻求帮助的人从未间断过,其中有些人的身份尊贵,会带来些珍奇宝物作为回报。蓝家虽从未收取过,但也让他留下过浅淡的印象。

带他及冠后,封号含光君,因着这尊贵的名号,敬他寻他的人也越来越多,自然也是会拿上不少的不寻常灵物。但他小时候并未对此生成半分兴趣,日后也对这并不上心。

倒是魏无羡来云深不知处修学的那三个月有意无意的赠予了他不少东西。

初次见面时被他打翻的天子笑。

“天子笑!分你一坛,当看见我行不行?”那时的魏无羡恣意张扬,与沉静淡漠的他正是相反。

藏书室里禁言的魏无羡随手画的一幅小像。当时他虽说着魏无羡无聊至极,日后却还是将之好好的安放在静室里。

魏无羡调包的春宫图,他何曾见过此等书籍,以雅正自持的他生平第一次如此失态。有被愚弄的气愤,更多的是在魏无羡面前的羞赧。

碧灵湖上魏无羡拿来打趣他的枇杷。被自己得兄长一语道破心中所想,让他第一次对魏无羡不同寻常的感情模糊的有了意识。

还有魏无羡拿来赔罪的两只小兔子。他破了云深不知处的规矩,近央求般向兄长讨了这个许可。

魏无羡最后予他的东西应是一朵开的正好的芍药花。

那时的魏无羡已修了鬼道。

魏无羡倚在美人靠上,手中拿着一壶酒,酒壶的穗子虚虚地挂在手腕上,还是那副风流模样,眼角眉梢间却平添几分阴郁之气。

他看着魏无羡含笑,一群侍女围绕在身边。他只觉得碍眼,心中无名火乱烧。既知魏无羡灵力受损有异,想带他回云深不知处却被拒绝。

因着蓝忘机自小冷淡的性子,加之总角之时并无年龄相仿的玩伴,所以说过的话是比常人少了又少。本就不善言辞的他在魏无羡面前更加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

他还未开口,便听魏无羡向他招呼着:“蓝湛――啊,不,是含光君。这么巧!”

听着这生疏的称呼,似在他心口上的无名火浇了油,一股股烧得更旺。他压住用蛮力带魏无羡走的冲动,明知魏无羡的是不想听到这样的话,却不知怎的开了口。

“魏婴,你不该终日与非人为伍。”

“鬼道损身,更损心性。”

魏无羡仍是在笑,声音却有一丝冷意。

“这些话你射日之征时还没说够吗。损身,我现在好好的。损心性,可我也没变得多丧心病狂吧。”

魏无羡打断他还未来的及开口的话,站起身来。

“含光君,有缘再会吧。”

他看着魏无羡离去的背影,竟无法与当初求学时离开云深不知处的魏无羡重合起来。手在宽大的衣袖下猛然收紧成拳,后又重重的放开。






蓝忘机从思绪中抽身,看着手中各色各异的花,微微发怔。自与魏无羡在一起后,便很少再忆起往事了,或是这场景太过熟悉。

亦或是这本就是他心中的梗的一个结。

魏无羡满脸堆笑,冲蓝忘机啧啧道:“果然这副皮囊没有以前般英俊,含光君收了这么一大捧,而我就这么寥寥数枝。”

原是正赶上云梦的乞巧佳节。云深不知处自是不会有像这样的宴会,一路上听魏无羡兴奋的说这说那,倒也是懂了些云梦的习俗。

乞巧节又名姻缘节,待字闺中的少女若是在集会上对某男子颇有好感,便可以早已准备好的花朵投之。

蓝忘机虽神色冷淡,但那张面容毕竟惊为天人,这一路上不知有多少姑娘暗里议论着。有几名少女胆子大些,犹豫片刻就将花砸了过去。其他姑娘见蓝忘机虽无举动但仍是好好的将花拖在手上,一个接连一个的把花投去。

魏无羡看着这群姑娘的行为,不由心里暗爽道:“哈哈哈哈你妹都没机会啦!这个美人已经是本老祖的啦哈哈哈哈……”

他上前扯起蓝忘机的手,笑嘻嘻说着:“这些花拿着也不是办法,找个湖放了呗。”






魏无羡将他带到湖边,湖上被街巷的灯亮映的波光涟涟,上有姑娘坐着夜舟上弹唱着琵琶,不远处还飘荡着许许多多的花灯,夜色醉人。

蓝忘机半跪下来,将花朵抖落在地上。魏无羡看着黑暗中如明月般的侧颜,又生了撩撩蓝忘机的冲动。

他蹲在蓝忘机旁边,伸手拨着满地的花,嘴里念叨着:“好多好多啊,莲花月季玫瑰牡丹栀子……诶这大夏天的哪来的桂花!?”接着扭过头来看着蓝忘机,慢悠悠道:“不知道含光君喜欢那一朵花啊?”

蓝忘机看着他,伸手拿起地上的一朵花将之推入水中,接连推了好几朵,魏无羡以为蓝忘机不会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听见他低沉的声音道:“……芍药。”

魏无羡闻言,连忙往地上望去,并没有看到芍药,思来如今芍药花期将过,并没有姑娘采摘。

魏无羡凑到蓝忘机面前,故作委屈道:“为什么呀!蓝湛你刚刚是不是看上哪家的姑娘了,连她送的芍药也一并喜欢上了。”

“嗯。”蓝忘机抬手摸了摸魏无羡的额发,眼中一片柔和,“你曾经给过我的。”

魏无羡一愣,自己什么时候送过花给蓝忘机?他轻轻皱起眉头,绞尽脑汁的想着,忽又想起什么猛然一震。

那哪里算是赠送,不过是当时的他一时兴起。而且当时自己的态度不知道有多恶劣,只觉当时的蓝忘机烦的要死。

魏无羡心中有些涩然的捧起蓝忘机的脸说道:“看看这委屈的小脸,可心疼死你羡哥哥了。”

蓝忘机无奈的一挑眉,正欲说些什么。魏无羡却急忙站了起来,跑走开来,一边又对着蓝忘机喊道。

“蓝湛!你别动,在这等着我。”

蓝忘机看着极速跑走的身影摇了摇头,继续将那些花放入水中。

花放完了魏无羡也还没回来。

蓝忘机有些担心,魏无羡那性子他自是知晓,若没有自己看着,魏无羡无论干出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又过了一会儿,才看到一黑影慢慢从小巷中走了出来,蓝忘机连忙走过去,一顿。

魏无羡气还有些不稳,在微微的喘着,脸色有些发白。蓝忘机扣住他手腕,急着探看他脉门。

“诶诶诶蓝湛你别急,我没事我没事,就是刚刚看到狗了真的。”确定魏无羡无恙后的蓝忘机才放下心来。

“……去做什么了。”

魏无羡摸着鼻子嘿了一声,他捂住蓝忘机的眼睛,抬起另一只手。

“蓝湛,我这可是倾心与你了哟。”

蓝忘机微微睁大了眼睛,分明看见他右手中正拿着一朵盛放的芍药花,而魏无羡眉眼弯弯的看着自己。

蓝忘机不是不知道芍药的花期已过,魏无羡一定几乎找遍了这小镇才发现这株还未凋谢的花。

“惊喜吗高兴吗二哥哥,笑一个给我看看呗。”

多年的心结被眼前人的一句话被解开,仿佛一丝光亮穿过层层黑云的遮挡照射下来带给人希望。

那是魏无羡,是他的魏婴。

蓝忘机轻笑一声,将魏无羡搂入自己的怀中,感受到魏无羡的双臂也围了上来。

蓝忘机是尝过那求而不得的滋味的,被魏无羡误解,被他视为敌人,就像是有人用针一次次的扎在他心上。他也经历过无边的绝望和无尽的等待,但好像在此刻,那些感觉已慢慢散去,取而代之的是魏无羡一次次带给他的温暖。

“蓝湛,现在感觉是不是已经爱死我了呀。”

“一直……都是。”

TBC.


再次回顾原作的时候,被前世虐的肝疼。原作送花这一段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时难受到连饭都吃不下去,就感觉这件事在汪叽心中肯定梗了特别久。然后就有了这个脑洞看能不能把刀子变成糖,起码治愈治愈自己。

评论(8)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