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味果粒C_

悟已往之不谏 知来者之可追

【魔道祖师/忘羡】暮昏同守

#人物属于墨香 OOC属于我

#大概是忘羡日常,有脑洞就写吧,这一生的文力都献给忘羡了

#小学生文笔慎入

#1



“魏婴。”

床榻上的人听言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的仍是没有睁开眼。蓝忘机走到榻边,伸手抚开那乱作一团的青丝,露出魏无羡的脸。

“辰时了。”

蓝忘机一直想改掉魏无羡巳时作丑时息的坏习惯,无奈一点成效都没有,只好再晚上一个时辰唤他起床,估摸着是天气越来越热的原因,魏无羡这近来也没像往常般还是赖在榻上。

他搂着蓝忘机的腰,一蹭一蹭地将自己身体支起来。抓住他发后的抹额带子,靠在肩膀上嚎着:

“蓝湛好热啊!好热啊蓝湛!”

蓝忘机摇了摇头,柔声说道:“去洗漱,早膳已经拿来了。”

整理完的魏无羡才稍许有了精神,悠悠的坐到蓝忘机旁边,看到桌上的一盅药粥,五官都皱在了一起。苦大仇深的嘟囔着:“蓝湛,我不想喝太苦了。”

“不苦。”蓝忘机将碗盏推到他面前。

蓝忘机当然不会骗他,魏无羡看着他边舀起一大勺。这才发现粥底有几颗莲子,有淡色的花瓣浸在边上。入口清香却不涩然,更有丝丝甜意萦绕舌尖。是用百合勾兑的莲子粥。

“清热败火,你多喝些。”

魏无羡一勺一勺将粥送入口中,一边说着:“这个粥和以前不一样啊,你们家怎么会做这么好的伙食?竟然还不苦。”魏无羡当然知道这是蓝忘机额外给他做的,但仍是眯着眼故意问着。

蓝忘机睨他一眼,又怎么会不明白魏无羡的那些小心思,缓缓说道:“食不言。”

魏无羡当做没听到一样,思索了一会道:“蓝湛,我们回一趟云梦吧。这个时候湖上的莲花莲蓬都长出来了,湖上可比这凉快多了,还有莲蓬吃多惬意。不过莲花坞估计还是不能回,江澄说不定看到我要放狗的。上次去的太匆忙了,好多好玩地方你都没看到。”

蓝忘机从袖中拿出手帕,伸手替魏无羡擦去嘴边的些许粥水,魏无羡也配合的扬起头方便他的动作。

“好,随你。”

云梦多湖,依山傍水的人家都是靠着以渔为生,也有风韵的少女买卖着莲子荷花。加之云梦人更是直爽豪放,处处是市井闹声,但这个时候多数人都是在集市聚集,通往云梦的这条水路倒是落了个闲静。

魏无羡坐在小舟边上,鞋袜已被他除却,挽起裤腿将双脚浸入水中,足底泛起的凉意让他舒服的仰躺着。若不是蓝忘机在此,他早就滚到湖里游了几圈,顺便还能抓几条鱼上来。

小舟在满湖的莲花丛中慢悠悠的飘荡着,他们没去管桨,也不急着上岸。魏无羡看着蓝忘机俊秀却无表情的脸,心中作恶欲泛起。他冲蓝忘机招了招手,蓝忘机也会意地走到他身边。

魏无羡一个起身转过头来,伸手挑起蓝忘机的下颔,居高临下,作调戏良家妇女状:“含光君,到了我的地盘还不给你无羡哥哥笑一个?”

蓝忘机未恼,只拂下魏无羡的手,轻声道:“别闹。”

魏无羡心满意足地躺回去,这种事一遍遍的干了不知道多少次,每次蓝忘机也没有怎么配合,但他还是乐不疲此的凑上去撩一撩。忽然间看到不远处有一片莲塘里的莲蓬生的极好,扯了扯蓝忘机的衣袖,指着那里:“快!蓝湛,我们划到那边去,那的莲子准好吃。”

本来开阔的视野被此处大片大片的莲叶遮挡住,莲蓬并叶而生,形状大小生的犹为可观,还未摘下便可看到被包裹住的莲蓬粒粒饱满,上有雨水滴沾,显得更为鲜嫩。

魏无羡对蓝忘机笑笑:“蓝湛,我就摘一个可以吧?”

蓝忘机默了片刻,终是拗不住那越发灿烂的笑容,允道:“……下不为例。”

魏无羡心中嘿然:“上次不也说下不为例,这次还不是让我摘了哈哈哈哈哈。”

魏无羡寻了一株他认为开的最好的莲蓬,伸手捏住那莲柄,刚将之掐下,便听见不远处一女子清亮的嗓音。

“喂!前面二人!你们在干什么!”

透过莲叶的间隙,可以看到一黄衫女子正划着一扁小舟驶过来,舟中有刚采摘下的莲蓬。

魏无羡扭头对蓝忘机说道:“是位小姑娘,应该是这莲塘的主人。”看到那女子离他们越来越近,“蓝湛你等下暂且别急着给钱,看我怎么给你把这莲蓬讨过来。”

云梦人好客,若在湖上泛舟遇到莲塘的主人,他们肯定会热情的塞上一大把莲蓬。但若是未经过他们允许擅拿的话,那便是偷了。

黄衫女子看到魏无羡手中的莲蓬,柳眉一挑:“偷我家莲蓬?”

魏无羡上前向她行了个礼,举着莲蓬说道:“自知此举有所不妥,可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呀。”

“无可奈何?怎么着,难不成还是我家莲蓬先招惹你了不成?”

魏无羡微微一笑,他如今的皮囊虽不如当初那样丰神俊朗,但于常人也是要英俊好几分,再加之性情使然,举手投足间满是风流倜傥。

“姑娘方才说这莲蓬先招惹我,此言不虚。”魏无羡看见那女子眉间一皱,连忙说道:“姑娘暂且别发怒,待我说完若姑娘仍觉得不满意,在下便任你处置。”

“姑娘你看,这么大的湖,唯姑娘家的莲蓬生的最好。这些莲蓬亭亭玉立于湖中宛如天人之姿,一柄柄都十分的清丽,在下方才就在想,如此美的莲蓬会是什么样的人栽养出来的呢?定是位人美心也美的姑娘。这才心下一情不自禁摘了着莲蓬细细观察。”魏无羡顿了顿:“而且,正如在下方才心中所想,姑娘的确是极美的,固然也会原谅在下这不妥之举。”

生前撩姑娘撩的多了,但自打重生后就没干过这种事了,现如今重操起旧业来仍是得心应手。

那女子果然红了脸,气急败坏道:“你……你这人怎如此轻浮!”

魏无羡耸耸肩,“可我说的这是实话啊。”

那女子不知该怎么接他的话,羞红一张脸哼道:“别让我再看到你!”说完背对他们拿起桨划去,话虽是这么说,但离去时却又几次回头去望魏无羡。

待那女子走的远了,魏无羡这才回头向蓝忘机晃了晃手中的莲蓬。得意道:“厉害吧,就这么搞定了。”

蓝忘机悠悠看他一眼,没有说话。

魏无羡低头剥着莲子,没有看到蓝忘机这有着几分幽怨的一眼。

魏无羡将剥好的莲子递到他跟前,催促着:“快快快,尝一下,肯定特别香。”

蓝忘机没有接,淡声道:“你自己吃罢。”

魏无羡一怔,顿时明白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

吃醋了呗!

魏无羡笑嘻嘻地将莲子抵在他唇边,问:“真不吃啊?”见没有回应便收回手,又啧啧道:“真是可怜了这些莲子,生的这样好但却入不了含光君的眼。”

蓝忘机听了这话,正准备回头看他一眼,忽然间,一温凉的物什覆上自己的唇。

魏无羡搂着他的脖子,将口中含的一枚莲子渡过去,顺道还伸出舌头舔舔蓝忘机的嘴角。

鬼使神差的蓝忘机下意识的咬了那枚莲子。

魏无羡笑眯眯的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吃。”他看到蓝忘机轻轻垂了眼,又自觉地钻入他怀里,靠在他肩膀上在耳畔说着:“想什么呢?蓝湛,我可是最最最喜欢你的呀。”说完又亲了亲那小巧如玉的耳垂。

“魏婴。”

“怎么了呀二哥哥?”

“莲子……”

“嗯?是还要再吃一个?”

“……嗯。”



  TBC.(打上这个真的十分忐忑,下一章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

评论(5)

热度(148)